西汶藝術網

中華古籍全錄

漢語字典

書法字典

西汶藝術品

會員登錄 | 注冊
紐新優品
西汶藝術網: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

首頁

藝術資料

展覽展訊

畫廊藝館

歷史人物

品茶讀書

中國詩詞

我要提問

藝術圖片

中國黃歷

漁翁

[柳宗元人物]  [柳宗元詩詞]  [隋唐]
漁翁夜傍西巖①宿,曉汲②清湘③燃楚④竹。
煙銷⑤日出不見人,(唉口子旁換成欠)乃⑥一聲山水綠。
回看天際下中流⑦,巖上無心云相逐。
①西巖:即西山.
②:汲:取水.
③湘:湘江.
④楚:西山古屬楚地.
⑤銷:消散.
⑥~乃:搖櫓聲.
⑦下中流:自中流而下.

【譯文】
傍晚,漁翁把船停泊在西山下息宿;拂曉,他汲起湘江清水又燃起楚竹。
煙銷云散旭日初升,不見他的人影;聽得乃一聲櫓響,忽見山青水綠。
回身一看,他已駕舟行至天際中流;山巖頂上,只有無心白云相互追逐。

【格律】
○平聲●仄聲⊙可平可仄△平韻▲仄韻

漁翁夜傍西巖宿,曉汲清湘燃楚竹。
○○●⊙○○●,●●○○○●▲

煙銷日出不見人,欸乃一聲山水綠。
○○●●⊙●○,●●○○●●▲

回看天際下中流,巖上無心云相逐。
⊙⊙○●●⊙○,○●○○○⊙▲
【寫作背景】
柳氏的這首山水小詩是作于永州的。詩寫了一個在山青水綠之處自遣自歌,獨往獨來的“漁翁”,借以透露作者寄情山水的思想和寓寄政治失意的孤憤。

【賞析】
此篇作于永州。作者所寫的著名散文《永州八記》,于寄情山水的同時,略寓政治失意的孤憤。同樣的意味,在他的山水小詩中也是存在的。此詩首句的“西巖”即指《始得西山宴游記》的西山,而詩中那在山青水綠之處自遣自歌、獨往獨來的“漁翁”,則含有幾分自況的意味。主人公獨來獨往,突現出一種孤芳自賞的情緒,“不見人”、“回看天際”等語,又都流露出幾分孤寂情懷。而在藝術上,此詩尤為后人注目。蘇東坡贊嘆說:“詩以奇趣為宗,反常合道為趣。熟味此詩有奇趣?!保ā度圃娫捓m編》卷上引惠洪《冷齋夜話》)“奇趣”二字,的確抓住了此詩主要的藝術特色。

首句就題從“夜”寫起,“漁翁夜傍西巖宿”,還很平常;可第二句寫到拂曉時就奇了。本來,早起打水生火,亦常事。但“汲清湘”而“燃楚竹”,造語新奇,為讀者所未聞。事實不過是汲湘江之水、以枯竹為薪而已。不說汲“水”燃“薪”,而用“清湘”、“楚竹”借代,詩句的意蘊也就不一樣了。猶如“炊金饌玉”給人侈靡的感覺一樣,“汲清湘”而“燃楚竹”則有超凡絕俗的感覺,似乎象征著詩中人孤高的品格??梢娫煺Z“反?!蹦鼙憩F一種特殊情趣,也就是所謂“合道”。

一、二句寫夜盡拂曉,讀者從汲水的聲響與燃竹的火光知道西巖下有一漁翁在。三、四句方寫到“煙銷日出”。按理此時人物該與讀者見面,可是反而“不見人”,這也“反?!?。然而隨“煙銷日出”。綠水青山頓現原貌忽聞櫓槳“欸乃一聲”,原來人雖不見,卻只在山水之中。這又“合道”。這里的造語亦甚奇:“煙銷日出”與“山水綠”互為因果,與“不見人”則無干;而“山水綠”與“欸乃一聲”更不相干。詩句偏作“煙銷日出不見人,欸乃一聲山水綠”,尤為“反?!?。但“熟味”二句,“煙銷日出不見人”,適能傳達一種驚異感;而于青山綠水中聞櫓槳欸乃之聲尤為悅耳怡情,山水似乎也為之綠得更其可愛了。作者通過這樣的奇趣,寫出了一個清寥得有幾分神秘的境界,隱隱傳達出他那既孤高又不免孤寂的心境。所以又不是為奇趣而奇趣。

結尾兩句是全詩的一段余音,漁翁已乘舟“下中流”,此時“回看天際”,只見巖上繚繞舒展的白云仿佛尾隨他的漁舟。這里用了陶潛《歸去來辭》“云無心而出岫”句意。只有“無心”的白云“相逐”,則其孤獨無伴可知。

關于這末兩句,東坡卻以為“雖不必亦可”。這不經意道出的批評,引起持續數百年的爭執。南宋嚴羽、明胡應麟、清王士禛、沈德潛同意東坡,認為此二句刪好。而南宋劉辰翁、明李東陽、王世貞認為不刪好。劉辰翁以為此詩“不類晚唐”正賴有此末二句(《詩藪?內編》卷六引),李東陽也說“若止用前四句,則與晚唐何異?”(《懷麓堂詩話》)兩派分歧的根源主要就在于對“奇趣”的看法不同。蘇東坡欣賞此詩“以奇趣為宗”,而刪去末二句,使詩以“欸乃一聲山水綠”的奇句結,不僅“余情不盡”(《唐詩別裁》),而且“奇趣”更顯。而劉辰翁、李東陽等所菲薄的“晚唐”詩,其顯著特點之一就是奇趣。刪去此詩較平淡閑遠的尾巴,致使前四句奇趣尤顯,“則與晚唐何異?”兩相權衡,不難看出,后者立論理由頗欠充足?!巴硖啤痹姽逃蝎C奇太過不如初盛者,亦有出奇制勝而發初盛所未發者,豈能一概抹煞?如此詩之奇趣,有助于表現詩情,正是優點,雖“落晚唐”何傷?“詩必盛唐”,不正是明詩衰落的病根之一么?蘇東坡不著成見,就詩立論,其說較通達。自然,選錄作品應該維持原貌,不當妄加更改;然就談藝而論,可有可無之句,究以割愛為佳。

首句就題從“夜”寫起,“漁翁夜傍西巖宿”,還很平常;可第二句寫到拂曉時就奇了。本來,早起打水生火,亦常事。但“汲清湘”而“燃楚竹”,造語新奇,為讀者所未聞。事實不過是汲湘江之水、以枯竹為薪而已。不說汲“水”燃“薪”,而用“清湘”、“楚竹”借代,詩句的意蘊也就不一樣了。猶如“炊金饌玉”給人侈靡的感覺一樣,“汲清湘”而“燃楚竹”則有超凡絕俗的感覺,似乎象征著詩中人孤高的品格??梢娫煺Z“反?!蹦鼙憩F一種特殊情趣,也就是所謂“合道”。

一、二句寫夜盡拂曉,讀者從汲水的聲響與燃竹的火光知道西巖下有一漁翁在。三、四句方寫到“煙銷日出”。按理此時人物該與讀者見面,可是反而“不見人”,這也“反?!?。然而隨“煙銷日出”。綠水青山頓現原貌忽聞櫓槳“欸乃一聲”,原來人雖不見,卻只在山水之中。這又“合道”。

這里的造語亦甚奇:“煙銷日出”與“山水綠”互為因果,與“不見人”則無干;而“山水綠”與“欸乃一聲”更不相干。詩句偏作“煙銷日出不見人,欸乃一聲山水綠”,尤為“反?!?。但“熟味”二句,“煙銷日出不見人”,適能傳達一種驚異感;而于青山綠水中聞櫓槳欸乃之聲尤為悅耳怡情,山水似乎也為之綠得更其可愛了。作者通過這樣的奇趣,寫出了一個清寥得有幾分神秘的境界,隱隱傳達出他那既孤高又不免孤寂的心境。所以又不是為奇趣而奇趣。

結尾兩句是全詩的一段余音,漁翁已乘舟“下中流”,此時“回看天際”,只見巖上繚繞舒展的白云仿佛尾隨他的漁舟。這里用了陶潛《歸去來辭》“云無心而出岫”句意。只有“無心”的白云“相逐”,則其孤獨無伴可知。

關于這末兩句,東坡卻以為“雖不必亦可”。這不經意道出的批評,引起持續數百年的爭執。南宋嚴羽、明胡應麟、清王士禛、沈德潛同意東坡,認為此二句刪好。而南宋劉辰翁、明李東陽、王世貞認為不刪好。劉辰翁以為此詩“不類晚唐”正賴有此末二句(《詩藪·內編》卷六引),李東陽也說“若止用前四句,則與晚唐何異?”(《懷麓堂詩話》)兩派分歧的根源主要就在于對“奇趣”的看法不同。

蘇東坡欣賞此詩“以奇趣為宗”,而刪去末二句,使詩以“欸乃一聲山水綠”的奇句結,不僅“余情不盡”(《唐詩別裁》),而且“奇趣”更顯。而劉辰翁、李東陽等所菲薄的“晚唐”詩,其顯著特點之一就是奇趣。刪去此詩較平淡閑遠的尾巴,致使前四句奇趣尤顯,“則與晚唐何異?”兩相權衡,不難看出,后者立論理由頗欠充足。

“晚唐”詩固有獵奇太過不如初盛者,亦有出奇制勝而發初盛所未發者,豈能一概抹煞?如此詩之奇趣,有助于表現詩情,正是優點,雖“落晚唐”何傷?“詩必盛唐”,不正是明詩衰落的病根之一么?蘇東坡不著成見,就詩立論,其說較通達。自然,選錄作品應該維持原貌,不當妄加更改;然就談藝而論,可有可無之句,究以割愛為佳。

唐憲宗元和元年(806),柳宗元因參與永貞革新而被貶永州,一腔抱負化為煙云,他承受著政治上的沉重打擊,寄情于異鄉山水,作了著名的《永州八記》,并寫下了許多吟詠永州地區湖光山色的詩篇,《漁翁》就是其中的一首佳作。這首小詩情趣盎然,詩人以淡逸清和的筆墨構畫出一幅令人迷醉的山水晨景,并從中透露了他深沉熱烈的內心世界。

這首詩取題漁翁,漁翁是貫串全詩首尾的核心形象。但是,詩人并非孤立地為漁翁畫像,作品的意趣也不唯落在漁翁的形象之上。完整地看,構成詩篇全境的,除了辛勞不息的漁翁以外,還有漁翁置身于其中的山水天地,這兩者在詩中留下了按各自的規律特點而發展變幻的形跡。但同時,詩人又把兩者渾然融化,漁翁和自然景象結成不可分割的一體,共同顯示著生活的節奏和內在的機趣。由夜而晨,是人類活動最豐富的時刻,是萬物復蘇、生機勃勃的時刻,本詩即以此為景色發展的線索。因此,漁翁不斷變換的舉止行動和自然景色的無窮變幻便有了共同的時間依據,取得極為和諧的統一。

全詩共六句,按時間順序,分三個層次?!皾O翁夜傍西巖宿,曉汲清湘燃楚竹?!边@是從夜到拂曉的景象。漁翁是這兩句中最引人注目的形象,他夜宿山邊,晨起汲水燃竹,以忙碌的身影形象地顯示著時間的流轉。伴隨著漁翁的活動,詩人的筆觸又自然而然地延及西巖、清湘、楚竹,西巖即永州西山,柳宗元在《始得西山宴游記》一文中曾極言探得西山的歡悅,并描述了西山的高峻:居于西山之巔,“則凡數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而流經山下的湘水“至清,雖深五六丈,見底”(《湘中記》,見《太平御覽》卷六十五)。詩中的“清”字正顯示了湘水的這一特點。再加以永州一帶(今湖南零陵等地)盛產湘竹,于是,山、水、竹這些仿佛不經意地出現在詩句中的零星物象,卻分明在讀者腦海中構成了清新而完整的畫面:輕紗般的薄霧籠罩著高山、流水、湘竹……司空圖在《詩品》中有言:“是有真跡,如不可知,意象欲出,造化已奇”,正可概括此詩首二句的藝術表現特點。這兩句既設制了一個秀麗悅目的空間畫面,又以夜幕初啟、晨曦微露這樣流動的時間感引出了下面對日出的描述,可以說在時空兩方面奠定了全詩活躍而又清逸的基調。

“煙銷日出不見人,唉乃一聲山水綠?!边@是最見詩人功力的妙句,也是全詩的精華所在,若從內容上給予整理,這兩句描寫的是以下情景:一方面是自然景色:煙銷日出,山水頓綠;一方面是漁翁的行蹤:漁船離岸而行,空間傳來一聲櫓響。然而,詩人沒有遵循這樣的生活邏輯來組織詩句,卻從自我感受出發,交錯展現兩種景象,更清晰地表現了發生于自然界的微妙變異。前一句中“煙銷日出”和“不見人”,一是清晨常見之景,一是不知漁船何時悄然離去的突發意識,兩者本無必然的聯系,但如今同集一句,卻喚起了人們的想象力:仿佛在日出的一剎那,天色暗而忽明,萬物從朦朧中忽而顯豁,這才使人猛然發覺漁船已無蹤影?!安灰娙恕边@一驟生的感受成為一個標志,劃開了日出前后的界限,真實生活中的日出過程得到藝術的強化,以一種夸張的節奏出現在我們眼前。緊接著的“唉乃一聲”和“山水綠”更使耳中所聞之聲與目中所見之景發生了奇特的依存關系。清晨,山水隨著天色的變化,色彩由黯而明,這是一個漸變的過程,但在詩中,隨著劃破靜空的一下聲響,萬象皆綠,這一“綠”字不僅呈現出色彩的功能,而且給人一種動態感。這不禁使人想起王安石的著名詩句:“春風又綠江南岸”,王安石借春風的飄拂賦“綠”字以動態,而柳宗元則借聲響的驟起,不僅賦之以動態,而且賦以頃刻轉換的疾速感,生動地顯現了日出的景象,令人更覺神奇。德國啟蒙運動時期的文藝理論家萊辛在指出詩與畫的區別時曾說:“一切物體不僅在空間中存在,而且也在時間中存在。物體也持續,在它的持續期內的每一頃刻都可以現出不同的樣子,并且和其它事物發生不同的關系?!娫谒某掷m性的摹仿里,也只能運用物體的某一個屬性,而所選擇的就應該是,從詩要運用它那個觀點去看,能夠引起該物體的最生動的感性形象的那個屬性?!保ā独瓓W孔》)柳宗元沒有靜止地去表現日出的壯麗輝煌,或去描摹日出后的光明世界,他正是充分發揮語言藝術的特長,抓住最有活力,最富生氣的日出瞬間,把生活中常見的自然景象表現得比真實更為美好,給人以強大的感染力。蘇東坡論此詩道:“詩以奇趣為宗,反常合道為趣,熟味此詩,有奇趣?!保ā独潺S詩話》)這是恰如其分的評語。

“回看天際下中流,巖上無心云相逐?!比粘鲆院?,畫面更為開闊。此時漁船已進入中流,而回首騁目,只見山巔上正浮動著片片白云,好似無心無慮地前后相逐,詩境極是悠逸恬淡。對這一結尾蘇東坡認為“雖不必亦可”,因而還引起一場爭論,一時間,宋嚴羽、劉辰翁,明胡應麟、王世貞,清王士禛、沈德潛等人各呈己見,眾說紛紜,但是他們的爭論都局限在藝術趣味上,卻沒有深入體會柳宗元作此詩的處境和心情。柳宗元在詩文中,曾多次言及他被貶后沉重壓抑的心緒,在《與楊誨之第二書》中,他寫道:“至永州七年矣,蚤夜惶惶”,理想抱負和冷酷的現實產生了尖銳的矛盾,在極度悲憤的情況下,他“但當把鋤荷鍤,決溪泉為圃以給茹,其隟則浚溝池,藝樹木,行歌坐釣,望青天白云,以此為適?!痹凇妒嫉梦魃窖缬斡洝分?,柳宗元表露得更明白:“自余為僇人,居是州,恒惴栗,其隟也,則施施而行,漫漫而游”,可見他并非以一顆平靜恬淡的心徜徉于山水之間,而是強求寬解,以圖尋得慰藉。但是,正如他在《游朝陽巖遂登西亭二十韻》中所嘆的那樣:“謫棄非隱滄,登陟非遠郊”,事實上,他并沒有獲得真正的解脫,有時候,他因一山一水的遭遇而想及自己的不幸,于是不勝悵惘感慨,有時候他在登陟跋涉中意有所感,情不自禁地顯露出不平和抗爭,正因為如此,他更強烈地希求擺脫這種精神的壓抑。所以,與其說《漁翁》以充滿奇趣的景色表現出淡逸的情調,不如說更袒露了隱于其后的一顆火熱不安的心。這是熱烈的向往,是急切的追求,詩中顯示的自由安適的生活情趣對于處在禁錮狀態的詩人來說,實在是太珍貴太美好了。于是,在寫下日出奇句之后,詩人不欲甘休,以更顯露地一吐自己的心愿為快,化用陶淵明《歸去來兮辭》中“云無心而出岫”的句子,宕開詩境,作了這樣的收尾。只有真正體會柳宗元的現實處境,才能理解他結句的用心。詩人自始至終表現漁翁和大自然的相契之情,不僅出于藝術表現的需要,同樣體現著他對自由人生的渴求。這也說明,要深入領會一篇作品的藝術風格,常常離不開對作者思想感情的準確把握

《漁翁》中,詩人以淡逸清和的風格勾勒出山水晨景中漁翁的形象,使我們從中透視到作者出世與入世的矛盾心態。全詩共六句,按時間順序,分為三層。首二句是從夜晚到拂曉的景象?!耙拱鲙r宿”既寫出了漁翁的以船為伴,獨來獨往,又顯示了夜景的靜寂凄清。第二句寫漁翁活動,“汲清湘”,湘水有哀怨的意象。峻拔高山,清流湘水,瀟湘妃竹,構成了不同凡俗的意蘊,組成了秀麗悅目的畫面,又以夜幕初起,晨曦微露這樣流動的時間,引出了對旭日東升的描述,在時空兩方面奠定了全詩淡雅清逸的基調。三四句,氤氳消失了,在日出的剎那間,萬物從朦朧中突然豁朗,卻發現漁船漁翁悄然離去,只在山青水綠中聽到悅耳的漁歌。這里的“綠”字不僅響聲驟起,賦以形狀,而且給人轉換的快速感,生動地展現了日出的景象。蘇軾論此詩:“詩以奇趣為宗,反常合道為趣,熟味此詩有奇趣?!蔽辶鋵懭粘龊?,畫面更為開闊,回頭遙望天邊,漁船已駛入中流,西山上的片片白云,好似無心地前后相逐,詩情極為悠逸恬淡。

柳氏的這首山水小詩是作于永州的。詩寫了一個在山青水綠之處自遣自歌,獨往獨來的“漁翁”,借以透露作者寄情山水的思想和寓寄政治失意的孤憤。

詩的首二句是寫夜、寫晨。第一句平實自然,第二句卻奇峰突起,用語奇特?!凹城逑妗?,“燃楚竹”,可謂超凡絕俗。三、四句為怪奇,寫“煙銷日出”,卻“不見人”了,忽然“款乃一聲”人在遠方“青山綠水中”。這種奇趣的造語,勾勒出了悅耳怡情的神秘境界,從而可以透視詩人宦途坎坷的孤寂心境。結尾二句,進一步渲染孤寂氛圍?!盎乜刺祀H”只有“無心”白云繚繞尾隨,可謂余音繞梁。

“款乃一聲山水綠”句,歷來為詩人所玩賞稱贊?!熬G”雖是一字之微,然而全境俱活。

唐代永貞年間,柳宗元參與了王叔文政治集團的改革,改革失敗后,柳宗元被貶為永州司馬。永州僻處湘南一隅,司馬又是個閑職,不得過問吏治,因此柳宗元一直心情抑郁,無奈之時,他只能寄情于山水之間,聊遣愁懷。因此這一時期,柳宗元寫出了許多極為優秀的山水游記和山水詩,《漁翁》便是其中之一。

這首詩起句較平,可第二句卻造語清奇。漁翁清晨起來,打水生火來做飯,這本是日常生活中的瑣事,但是詩人用的“清湘”、“楚竹”這兩個意象卻給人一種超凡脫俗的感覺。清澈的湘江水,楚地的斑竹枝,本來已經積淀了許多浪漫的神話傳說和高潔美好的情感,這“汲清湘”、“燃楚竹”的生活又顯出一種遠離污濁的塵世,與大自然的青山綠水融合為一的情趣。同時,“清湘”、“楚竹”的音調一清朗、一拗頓,搭配得和諧巧妙,增加了詩的音樂美。

晨起江面常有水霧迷濛,生火之時也自然會有炊煙繚繞,那老漁翁的形象在水霧炊煙中一直朦朦朧朧,看不真切。等到“煙銷日出”之時,本來該清楚地看到老漁翁了,誰知卻不見蹤影,讓人不僅納罕老漁翁哪里去了?忽然間一聲槳聲欸乃,放眼望去,面前是一片青綠的山水。這槳聲欸乃和青山綠水本來是沒有什么關聯的,可這欸乃的槳聲打破了山水的清寂,給那綠色中注入了生活的氣息;而在這山水的綠意中,那單調的槳聲也不知不覺中變得悅耳怡情了。正是這無關聯的組合,才使詩顯出了這樣的奇趣。

結尾的兩句,寫江流滾滾,白云悠悠,更顯出一種平淡悠遠的意境,而那就是老漁翁心態的寫照。

《漁翁》一詩中這泛舟湘江、閑云野鶴一般的老漁翁是謫居永州的柳宗元精神狀態的一個方面。他的《江雪》一詩還塑造了一個在滿天冬雪中獨釣寒江的傲岸孤絕的老漁翁形象,這兩個迥然不同的老漁翁形象正是柳宗元心態的全貌。作為一個正直的失敗者,柳宗元常常處于矛盾的情緒之中,有時誓不屈服,有時心灰意冷。誓不屈服時,他以“舉世皆醉我獨醒”的孤高傲視污濁的社會現實,這就是《江雪》中那個遺世獨立、獨釣寒江的老漁翁;心灰意冷時,他以寄情山水的自我撫慰回避自己無力改變的現實。這一抗爭、一隱遁,正是千百年來失意的中國知識分子的兩種心態、兩種選擇。

《漁翁》中這種與自然山水融合為一的生活,其實只是柳宗元所向往的一種理想生活狀態,正因為它是一種理想,濾去了現實生活中的種種痛苦和悲哀,因此才顯得這樣清麗脫俗,這樣空靈沖淡,才具有這樣久而不衰的藝術魅力。
阿放 2009/11/25 9:46:31
更多
  • 柳宗元 的其他詩詞  [更多]
  •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 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刺史[1]城上高樓接大荒[2],海天愁思正茫茫[3]。驚風亂飐芙蓉水[4],密雨斜侵薜荔墻[5]。嶺樹重遮千里目[6],江流曲似九回腸[7]。共來百越文身地[8],猶自音書滯一 …
  • 杪秋霜露重,晨起行幽谷。黃葉覆溪橋,荒村唯古木。寒花疏寂歷,幽泉微斷續。機心久已忘,何事驚麋鹿?
  • 零落殘魂倍黯然,雙垂別淚越江邊。一身去國六千里,萬死投荒十二年。桂嶺瘴來云似墨,洞庭春盡水如天。欲知此后相思夢,長在荊門郢樹煙。
  • 久為簪組累,幸此南夷謫。閑依農圃鄰,偶似山林客。曉耕翻露草,夜榜響溪石。來往不逢人,長歌楚天碧。
  • 二十年來萬事同,今朝岐路忽西東?;识魅粼S歸田去,晚歲當為鄰舍翁。
  • 《與浩初上人同看山寄京華親故①》海畔尖山似劍芒③,秋來處處割愁腸③。若為化作身千億④,散向峰頭望故鄉⑤。
  • 覺聞繁露墜,開戶臨西園。寒月上東嶺,泠泠疏竹根。石泉遠逾響,山鳥時一喧。倚楹遂至旦,寂寞將何言。
  • 宦情羈思共凄凄[1],春半如秋意轉迷。山城過雨百花盡,榕葉滿庭鶯亂啼。
  • 平野春草綠,曉鶯啼遠林。日晴瀟湘渚,云斷岣嶁岑。仙駕不可望,世途非所任。凝情空景慕,萬里蒼梧陰。
紐新優品
吉林快11